你還好嗎?

曾幾何時,朋友圈成了我最怕面對的地方。

因為這些個圈子里,或多或少都要面對別人優質的生活。而這些可怕的事實和自己粗糙的生活形成的鮮明對比,往往是自己最想逃避的事情。可能很多人和我一樣,對自己的生活不滿著,時刻思考著如何去改變這一切,但看到別人的生活與自己的不一樣時,卻害怕面對。

我想,有可能是嫉妒,有可能是自卑,我兩者都有。


以前也喜歡將自己所有的生活,喜怒哀樂都分享至朋友圈,試圖讓別人感受到我的每一絲情感。但是越長大,越在這個花紅柳綠的城市打拼,就越不想讓別人了解我在想什么,我活成什么樣子。我害怕,我看到他們過上了他們向往的生活,他們是生活著,而我,考慮的則是生存,在這個城市生存下去。

我學會了沉默,我學會了用拐彎抹角的文字表達我對自己的生活的不滿,我是一個失敗者,我在逃避我的生活。

今晚看到朋友圈的時候,突然看到阿怡在討論她的學生。阿怡是一位老師,也是一名我學生時代喜歡過的女同學。和我整日發對幽幽酸酸的文字不同,阿怡的朋友圈每一天都是滿滿的正能量,我猜想,這可能就是她理想的生活吧。一個小城市里,一份安定而有意義的工作,不正是從前她和我談論過的理想么?

阿怡找到了她夢想過的生活,而且有姿有色的,我卻莫名其妙的難過了起來,也許是自己的粗糙和別人的精致對比起來所感受到的自卑和不服氣?我不知道,但是我自己也可憐起了自己,我和阿怡本在同一起跑線,只是我們奔向了不同的方向,我又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,回過頭來卻羨慕別人選擇的路,真可笑。

現在的生活讓我疲憊,我不禁問自己,什么生活才是我想要的?

我看到了許多人在這個城市里試圖尋找問題的答案,有的人找到了,例如阿怡,雖不如王健林馬云之輩那番轟轟烈烈,卻也幸福穩定,有些自己理想的工作和交際圈,平淡卻幸福著。但是,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說,社會給予人的機會遠遠不及我們的需求,我們已經沒有那么多的機會了,我們也沒那么多的時間去等待這存在于理想中的機會。

我看到了有人在這個城市里徘徊和退出,他們都意識到書本上成功學的雞湯是多么烈性的砒霜,哪有那么多偶然的成功,世人只會將視線聚焦在成功的人身上,而我們這些迷失在鋼筋水泥森林的人兒,誰他媽在乎?

我也是這些人中不起眼的一個,我經常思考我能得到什么,我的追求是什么,想著想著我就哭了。我好像把我的追求弄丟了。

記得剛畢業出來,家里面就張羅著給我介紹一份穩定而體面的工作,我給拒絕了。因為我覺得我可以在這座城市過上舒適而充足的日子。幾年摸爬滾打下來,如今我懂得了一個道理,書上的雞湯描述的不一定都是對的,生活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打擊人的意志,消磨你的銳氣,雞湯會告訴你當你面對生活的沖擊考驗下,取得成功以后的一切;但是沒有雞湯會告訴你,你迷失在生活的迷宮中,你的出路在哪里,你該怎么走。

沒有工作的時候覺得自己拿四千都是將就,如今月薪散錢已經是淚流滿面,我已然成為一個loser,甚至被自己粗糙而憋屈的生活惡心到。選擇在花紅酒綠的城市中獨行的三個年頭后,我選擇了放棄。我和母親說,媽,我想回家了。

曾夢想仗劍走天涯,如今我要賣劍換酒喝。

在這個雞湯盛行的社會里,我們被灌輸太多厚黑成功學的理念,就算現在的生活很不如意,咬咬牙堅持下去,你會找到你想要的生活。去你媽的堅持,大城市的霓虹燈并不是為每一個人而閃爍,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城市中找到一席之地,與其在城市中苦苦維持艱難的生活,倒不如返璞歸真找一個簡簡單單的生活。沒有經歷大風大雨的船,平平穩穩駛過萬年也未嘗不是一種別人眼中的成功。

我不是一個抗壓能力強的人,我也不是一個能對苦難大膽說fuck you的人,面對困難我更多的選擇是逃避。于是我選擇避開這城市中的鋒芒,靜下心來思考自己想要的東西。無花無酒鋤作田,如今我向往這種生活。

那么,你呢?